易发贷

首页 > 众筹 / 正文

计划经济有哪些比市场经济更优越的地方?-经济学

网络整理 2016-12-20 众筹

计划经济有哪些比市场经济更优越的地方?

【Lindisfarne的回答(92人赞同)】:

广义的计划经济无处不在。所有的集中调配资源的制度都可以称是计划经济系统。无论在哪里,上至国家,下至企业,甚至家庭,都有集中调控的部分。用学究的话来说,计划经济能有效对应外部性,降低 “交易成本”,并在“相对理想”(信息完全,激励一致)的情况下效率高误差小;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伦理道德的原因,有些事物不适合明码标价“出售”(如器官移植,儿童领养),因此用集中分配的方式解决。

狭义的计划经济指以集中机制代替市场来实现全社会的物资分配。这种计划经济因为信息和激励的原因可操作性极差,弊端从生,因此已被所有明智的国家放弃。是为国民计划经济所原发的低效。

上面有很多回答混淆了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指取消贫富和阶级差异的政治理想。共产主义指取消私产的政治理想。计划经济只是一种物资分配制度。当然这几种想法相辅相陈,在历史上也几乎是“同进共出”,但严格地说计划经济本身与私产是不矛盾的,和阶级公平也无本质的关系,只是狭义的国民计划经济常作为实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手段罢了。集权可以在各种经济体制和各种政治体制中生存甚至发扬。只是因为实行宏观国民计划经济和实现社会主义的过程中代行“国家权力”的阶层太容易在短时间获得重权,而重权之下人又不免腐化,又不免建制,“千秋万代”,“做皇帝梦”,所以过去所有的计划经济体制都滑向集权体制。是为国民计划经济所并发的政治集权(和可能再并发的暴政)。


大家很熟悉哈耶克对于共产主义之侵犯人之自由的批判。但其实哈耶克对于经济学术界影响更大的是他对于计划经济体制本身分配效率的不带道德立场的严肃研究;继之的是Ken Arrow,Leonid Hurwicz等人将一切分配机制数理化后的研究,是为“社会选择理论”和“机制设计”,给大家分析市场经济(价格机制)和其它机制的效率提供了规范的框架。而这些研究的结论呢?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还是需要广义(我回答第一段所指的)计划经济。

【Marxist Von的回答(336人赞同)】:

好久不上知乎,今天一上来发现这个老答案多了许多赞,也看到了很多不同的声音,所以更新一下吧
回应一下几位知友的评论
首先是Planck的批评
1.第一条还说得过去.但你关于苏联崩溃的解释不对.任何政府都会决策错误.但市场经济决策权的分散性决定了美国不会因为政府的某个错误而全面走向弯路.

2.市场经济中那些制造收入差距的机制也在推动经济的进步.我们要追求的平等是起点,机会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

3.你感受到经济的不自由,但这种不自由本质上是生产力不够发达,每个人都必须牺牲一部分时间永远生产,计划经济照样如此.
首先第一条,我不觉得苏联走了弯路,我在答案里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苏联别无选择,你对面一大堆曾经到你家门口撒野的人拿着武器说你是毒瘤,你难道安安静静的坐在屋里织毛衣?
而且市场的决策经常是错误的,而且错误非常严重,08年金融危机是美国资本主义经济自我演化,或者确切的说金融化的结果,这个错误严不严重?大萧条也是市场自我决策的结果,后果严不严重?这些不是弯路?还是这些弯路不够全面?

第二条,市场经济中制造收入差距的因素在推动经济进步?原来我不是特别想展开,毕竟离题太远,但是这种拍脑门的想法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就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你和你的隔壁两个人都是发明家,利用自己的才能开发出一种产品,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比如你隔壁比较笨,或者他不够努力或者他运气太差,他的产品比你的成本高一点。你们会在市场上激烈的竞争,显然在任意的条件下,你都比他的成本低,你最好的策略自然是用低价让他亏本,然后把他赶出市场。这个时候,他希望努力克服这种局面,但是市场允许他这么做吗?恐怕很难,亏钱的人和你相比研发资金更少,因此获得技术进步的概率更低,如果考虑到你因为一直在赚钱更容易融资的话差距还会更大。或者他可以压低自己的成本,让自己也能多多少少赚一点,雇佣工资更低的工人,或者提高工人工作的强度和时间。显然,你也可以这么做,所以他的努力会遭到失败。最终的结局是,你有很大的概率把他逐出市场。
经济学家熊彼特论述资本主义是一种创造性的毁灭,在这个过程中,胜者占有一切,败者一无所有。这个世界上有成千上万种方式可以拉开收入差距,然后刺激人们的进取心,但是好像没有理论论证过非要使用这种俄罗斯轮盘赌的方式才会有效。
更何况,竞争最终会导致垄断,还是这个例子,在你把隔壁赶出市场之后,你可能成为这个产业的垄断者,作为一个垄断者,你的权力相比于任何潜在竞争者更大,你因此获得的垄断收益难道是你“努力”的合理报偿么?

这还是在初始条件类似的情况下得到的结果,在世界市场上,落后国家技术落后、产业结构单一、金融不稳定这些都是不断积累下来的历史上竞争的结果,现在这些劣势在市场中越拉越大,让许多发展中国家对自己的发展束手无策。难道这就是市场的激励作用么?

回到这位知友的话“我们要追求的平等是起点,机会平等而不是结果平等.” 原谅我在这里抱怨一下,这是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最讨厌的一句话,因为他的广为流传和毫无道理。今天还有人拿这句话来说事,我真的颇感难过。我只想说:历史不是一场又一场规定了起点的赛跑,而是一个有一个连续的故事,上一个故事的终点就是下一个故事的起点,终点不公平,起点也公平不了。说起点公平都是骗人的鬼话。

第三条,不自由来自于生产力不发达,这句话我举双手赞同,我们是要牺牲一部分时间来生产,这无可避免,但是这并不说明这种劳动不能由我们自己来决策。我们可以自己决定技术规范,生产流程,劳动防护,生产组织以及组织的领导者。如果这些都不重要,那干脆卖身给奴隶主当奴隶好了。

然后是另一位知友工业革命熵不起
前半段不错,从苏联失败总结开始愈发偏颇。21世纪的计划经济不可能是大民主投票的。计划的制定必须经过严谨的量化论证。消费投资比例增大(大家一起投票肯定是这么个结果)必然带来整体经济增速下降,无法满足消费增长预期,最后还是个丸。而且大型工程建设必然影响到具体个人的利益,核电站建哪儿,地铁站停哪儿,长期城区规划,这些可不是一朝一夕投票就能负责的。计划存在风险,项目投资需要稳定,这些潜在代价只能由职业官僚决断是否承担,并为此负责。全民公决出了杯具,谁来承担责任?公投是无能政府最喜欢做的,欧洲的烂党们已经玩上瘾了。
我和这位知友唯一的分歧在于对大民主的理解,我不觉得一人一票才是或者说就是民主,也没觉得全民公决就是决策机制,我觉得民主集中制就挺好,决策可以有不同的层级,详情参考南斯拉夫的制度,虽然最后搞坏了,但是也权当是个参考,下级制定小计划并选出上一级计划制订者,上一级大计划约束小计划,对于大事情,大计划说了算,但是基层也有发言权,地铁站停在那我们或许说了不算,也无法说了算,但是听听我们的意见难道不好吗?至于自己能管的小事,我们自己管就好了啊,为什么要让资本家说了算呢?

以下是原答案
----------------------------------------------------------------------------------------------------------------------------


占坑占了很久,今天先做稍微写一点吧:

这个问题下面几乎成了反计划经济者发泄的场所。
这年头计划经济听着就和毒药一样,经济学背锅第一概念
其实,要说计划经济的优势,那简直成千上万。这里只能说一点点了。

第一个优势,后发国家的利器

经济增长的动力是什么?是投资,而投资来源于剩余。剩余这个概念在古典经济学当中就已经有了,所谓剩余,是经济当中每年新创造出来的可以多于简单再生产的那个部分,就是你今年用10斤种子种了50斤小麦,自己吃了20斤,又留了10斤种子,剩下的东西就叫剩余。
而你可以用这20斤种子来养猪,明年就有了猪肉,也可以都用来做种子,明年就收获更多的粮食。当然,也可以用来取个老婆,明年就有了孩子,多了劳动力。
但是,万一你明年把他酿酒喝了,今天爽了,明年你还是只有20斤剩余的粮食,生活就没有进步了。

在苏联和早期的中国,计划经济的一个重要机制就是防止你把这些粮食酿酒。

因为对于一个落后的国家而言,剩余分散在相当多的人手中,而这些人投资意愿极其缺乏。为什么投资意愿缺乏?落后是一种自我强化的机制:首先,现代生产是一种广泛联系着的迂回生产,你想要建一个水泥厂,就需要一座矿山,矿山需要电,发电厂需要厂需要煤,煤矿需要水泥来支撑框架,于是,因为煤矿没有水泥,发电厂没有煤,矿山没有电,所以你不生产水泥,结果:没有水泥是因为没有水泥。。。

所以你让我把粮食养猪,我看还不如做成酒喝了来的爽快。

所以,分散的个体都不投资,因为投资没有意义,也就是说投资的网络外部性很大,导致协调失灵。

解决这种恶心的问题的方法有没有呢?有,就是让一大堆人同时建设这些工厂。但是,在市场条件下没人会听你的。第一,我怎么知道别人会投资?第二,投资可能需要一大笔钱,我这是一个普通的地主,一年利润就那么一点,没那么多钱。第三,这个国家落后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可能会说,没钱的问题用一个好的金融体系就能解决了,金融体系不就是把小钱变成大钱吗?
但是,问题在于落后国家建设一个好的金融体系是非常困难的。现代金融体系可不仅仅是一大堆乡村储蓄所的集合体,现代金融的出现是得益于产业资本的发达,而不是相反。首先,大规模的存款其实来自于企业,而不是个人,企业在流通中的资金才是支持银行运行的关键,你连个像样的企业都没有,那就只能变成乡村储蓄所了。就更不要提货币乘数了。

于是乎,计划经济出现了,计划经济表示,你们这些人真没有全局观,于是,计划经济宣布,全部的生产都由我来指挥,给每个生产者一笔固定的收入,然后把剩余通通收上来,然后再来决定我要建设什么项目。这样,只要我收上来的剩余足够,就可以把最关键的几个生产网络的节点建好,然后不断地铺开,经济不就发展起来了吗?

那你可能问,为啥苏联后来搞成那个样子?苏联的问题恰恰在于,在冷战时期,他没有利用计划的力量去搞投资,把粮食变成种子,而是利用这种强制把这些种子挥霍掉了。我们都知道苏联时期军费很高,其实军费开支就是典型的消费,你把钢铁用来盖厂房,明年就有更多的钢铁,而你用来造坦克,明年就还是这个坦克而已,万一路上炸了,就啥也没剩下。看似很高的投资,实际上很大程度上都是为了这样一种消费而存在,军费仅仅是一部分,背后有大量的与军工有关的企业都是为了这种消费而生产的,这些生产没有进入经济循环扩大再生产,而是最终变成了贱卖给外国的破船破坦克。。。

那么你可能又会问,美国也搞了,为啥没有垮掉。首先,美国70年代的时候,经济停滞的一塌糊涂,但是没有更深层次的影响,原因在于,他的剩余总量比苏联大太多了。经济系统是非线性的,不是说我一年生产100元,有50块的剩余就意味着200元的时候有100元的剩余,而是可能有120元,这就是为什么GDP总量很重要的原因,美国GDP总量世界第一的时候,俄国还在地里刨土豆,过了许多年,尽管经济发展了,但是差距仍然明显,用这种身板去支撑一个与美国等量的军事体系,你说说是不是在拿粮食酿酒喝?

当然,我并不是在批评苏联的军事政策,实际上,它别无选择,因而,历史的悲剧往往就是这么让人回味无穷。

第二个优势,保证平等

计划经济如何保证平等?原因很简单,他不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有无穷无尽的机制制造收入差距,企业间的差距、地区间的差距、阶级间的差距乃至种族间的差距和性别间的差距。这里就不一一论述了。在这种优势不断自我强化的体制下,我们可以看到,70年代以来主要发达国家收入差距加大,地区收入差距变大,国际上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收入差距变大。50到70年代的平等那只是世界大战导致非市场因素增加所致。

市场是自发机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你无法控制这些机制发挥作用,对这种机制的限制措施往往成为一种扭曲,负面作用很大。而相比之下,计划经济表示,我不跟你来这一套,我想咋搞就咋搞,于是资源分配从自发变成了自为,你觉得西部穷,就去西部盖工厂,你觉得女人穷,就去弄点女人适合的企业,让她们出来工作。你觉得富人太富了,那好办,工厂都上交国家了你还富个毛。。。

当然,你要说平等不重要,差距才是好的,那你自然可以忽视这条理由。但是不可否认,平等确实是多数人一直以来的追求。

第三个优势,造就人的自由


关于这一点,我知道你们肯定又要拿出《通往奴役之路》跟我说事。但是,我在这里说的跟这本书关系不大。
在资本主义社会,看上去世界很自由,实际上,自由是一部分人的,作为一个普通的工人,你可以决定你今天晚上吃什么,也可以决定周末去哪里度假,也可以决定自己住在哪里。
但是,这些都是小事。。。
人生中最重大的那些事情你没有权力决定,一个人一天醒着16个小时,除去吃饭上厕所也就13-14个小时,这当中,有8个小时你要给老板干活,在这个时候,老板让你干啥你就得干啥,而且你还得准时到工作场所,为此可能你又要在地铁上挤几个小时,剩下的那两三个小时你跟我说那叫自由?开什么玩笑。。。更别跟我提老板可能让你加班。。。
更何况,消费的自由也是被限制的,你的工资决定了你只能吃盒饭而不能吃法餐,你的工资决定了你只能住在北京六环开外而不是离工作很近的地方。你周末只能去公园享受自然,风景如画的许多地区都被土豪们盖上了房子,修起了围栏。你跟我说你很自由?

但是,如果有一天,真正的计划经济来了,那么我们就可以改变这一切,当然这里有一个重要的前提,这种计划要建立在广泛的经济民主之上。也就是说,如果下达指令的只要不是在工作当中的人,而是监督者,一切都不会改变,但是如果我们真的是“自由人的联合体“,情况将大不相同。
每一个工作者都可以完成一系列的小计划,然后将这些小计划加总成大计划,当然你没有获得不去上班的权力,但是至少,你可以和千千万万的劳动者完成对生产和生活的规划。大家觉得北京公园少,明年就盖公园,你觉得工作餐不好吃,明天就换口味,你觉得煤矿太危险,下次我们就多生产点安全设备。

你说这样好不好?

不要跟我说这种东西实现不了,你不试怎么知道?

今天就先写这么多吧。未来可能继续更新

【LilianC的回答(95人赞同)】:

If you pu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in charge of the Sahara Desert, in 5 years there’d be a shortage of sand.
如果你让联邦政府负责管理撒哈拉沙漠,五年之内沙子就会短缺。——米尔顿 弗里德曼
-----------------------------------------
以下文章转载自微博 @ 海德沙龙
Rent Control in Stockholm

斯德哥尔摩的房租管制

作者:Alex Tabarrok @ 2015-7-24
译者:Marcel ZHANG(@马赫塞勒张) 校对:史祥莆(@史祥莆
来源:Marginal Revolution, Rent Control in Stockholm

Rent Control in Stockholm


Here’s an interesting letter from “Stockholm” to Seattle:

这儿有封“斯德哥尔摩”写给西雅图的信,很有意思:

Dear Seattle,


亲爱的西雅图:


I am writing to you because I heard that you are looking at rent control.


听说你正在着手租房管制,特此来信。


Seattle, you need to ask your citizens this: How would citizens like it if they walked into a rental agency and the agent told them to register and come back in 10 years?


西雅图,你该问问你的市民们:如果他们走进一个租房中介却被告知十年后再来登记,他们将作何感受?


I’m not joking. The image above is a scan of a booklet sent to a rental applicant by Stockholm City Council’s rental housing service. See those numbers on the map? That’s the waiting time for an apartment in years. Yes, years. Look at the inner city – people are waiting for 10-20 years to get a rental apartment, and around 7-8 years in my suburbs. (Red keys = new apartments, green keys = existing apartments).


我可没开玩笑啊。上图是一张斯德哥尔摩市议会派发给租房申请人的宣传册扫描件。看见地图上那些数字了吗?那是租一间公寓所需等待的年数,没错,是年数。看看市中心,人们需要等上个一二十年才能租到一间公寓,而在郊区也要七八年的时间。(图中红钥匙指新公寓,绿钥匙指现有公寓。)


Stockholm City Council now has an official housing queue, where 1 day waiting = 1 point. To get an apartment you need both money for the rent and enough points to be the first in line. Recently an apartment in inner Stockholm became available. In just 5 days, 2000 people had applied for the apartment. The person who got the apartment had been waiting in the official housing queue since 1989!


斯德哥尔摩市政府目前有个官方住房队列,在这个队列中耗上一天就赚得一个“租房点”。为了租到一间公寓,你既要准备好租金,还要赚足“租房点”才能熬到队伍前头。最近有处位于斯德哥尔摩市中心的公寓开放租赁了。仅在5天之内,有多达2000人前来申请。最终租到这间房的那个人,可是早在1989年就已经在官方住房队列里候着了!

(上图红字:近两千人仅为一间房而苦苦守候!)

In addition to Soviet-level shortages, the letter writer discusses a number of other effects of rent controls in Stockholm including rental units converted to condominiums and a division of renters into original recipients who are guaranteed low rates and who thus never move and the newly arrived who have to sublet at higher rates or share crowded space. All of these, of course, are classic consequences of rent controls.

除了这种“苏联式短缺”之外,上述致函者还讨论了斯德哥尔摩的租房管制所造成的其他影响,包括:出租单元被转变成了公寓楼,还有将租客们分成先来的原始租客和后到的转租客这一效果,前者因为有着安享低房租的保证,因而绝不会自动搬走,而后者却不得不以更高的租价从这些二房东那里转租,或是选择与他们合租而忍受拥挤。上述一切,自然都是租房管制所造成的典型后果。

Addendum: More details on Sweden’s rent-setting system can be found here, statistics (in Swedish) on rental availability in Stockhom are here and a useful analysis of the Swedish housing crisis with more details on various policies (e.g. new construction is exempt for 15 years but there isn’t nearly enough) is here.

附录:欲了解有关瑞典的租金厘定体系的更多细节,请点击这里,有关斯德哥尔摩可租房屋的统计数据(瑞典语)请点击这里,一份关于瑞典住房危机的有用分析,其中含有有关诸多政策的细节(比如:新修建筑获免税已有15年,而建筑却仍供不应求【编注:此句意思不确定,exempt不知所指为何:exempt from what?】)请点击这里。

Jenkins wrote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rent controls in 2009 that echoed what Navarro said in 1985 “the economics profession has reached a rare consensus: Rent control creates many more problems than it solves.”

Jenkins在2009年写过一篇有关租房管制的文献综述,与Navarro早在1985年时所言不谋而合:“经济学界难得达成了一个共识:租房管制无异于饮鸩止渴。”

Hat tip to Bjorn and Niclas who confirmed to me the situation in Stockholm and to Peter for the original link.

特别感谢Bjorn和Niclas,他们向我证实了斯德哥尔摩的实际情况;另外也要感谢Peter,是他为我提供了原始链接。

(编辑:辉格@whigzhou

*注:本译文未经原作者授权,本站对原文不持有也不主张任何权利,如果你恰好对原文拥有权益并希望我们移除相关内容,请私信联系,我们会立即作出响应。

——海德沙龙·翻译组,致力于将英文世界的好文章搬进中文世界——

【reader reader的回答(523人赞同)】:

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并不是截然对立的两个社会模式。

在市场经济中,市场的行为主体是公司,不是个人。在市场中,每个行为主体的激励方式是自负亏盈自主决策,而在公司内部,则是以“完成命令、获得报酬”这种计划经济式的激励为主。换句话说,以公司为界,外部是市场经济,内部是计划经济。

如果我们先验的认为市场经济就是好、计划经济就是坏,那为什么在公司内部不采取市场化的管理,让每个个体都完全自负亏盈自主决策呢?或者,换句话说,为什么公司这种组织形式会演化出来呢?

思考下公司内部的运转就会知道,在公司这个层面上,每个人都独立决策对公司整体是非常不利的。公司要研发/生产/销售一款产品,需要很多部分部门相互配合协作,很难说清楚一款产品的销售额中,哪一部分是哪个个人或部门的贡献。一旦每个部门、甚至每个个人都完全独立财权的相互博弈,结局就是公司的整体利益受损。

这并不奇怪,无非是个体的利益与集体的整体利益不一致罢了,这本来就是司空见惯的博弈场景。一旦出现这种场景,自由博弈的结果是双输,那么大自然的演化,就必然要求出现某种“组织形式”,在组织的内部,以命令/计划/独裁的手段强行扭转对个体的激励。“每次合作中都尽可能要价” 这种激励变成了 “完成指定的任务获得报酬/奖励” 这样的激励。通过理性的安排任务,使得原先自由博弈中无法实现的合作得以实现。

而苏联和以前的中国,则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整个国家就是个公司,所有人都是国家的雇员。为什么这种模式也难续存呢?因为任务的计划和安排随着组织规模的上升将变得越来越困难。

我们观察一个公司由小变大的过程就能看出这一点。“计划”的本质是强行扭转对个体的激励来避免囚徒困境。小公司的领导人可以细致的了解团队中的每个人,从而设计出最优的激励方式。而随着规模越来越大之后,单个领导人再也无力进行这样的规划,而需要通过层层代理来执行,就是公司中逐层领导的官僚系统。组织的规模越来越大,需要的代理层数就越来越多,而每增加一层代理,就需要增加一层代理成本。组织的”临界规模“是什么?就是当组织大到,再多增加一个代理层时产生的代理成本,高于组织分裂、市场化运转时的博弈损耗。一个组织的规模要是远高于“临界规模”,组织就会每况愈下,最后分崩离析,回归市场化的状态。

经验性的观察可以看到,不同行业能支撑的公司规模不同,但即使跨行业的大型国际性公司也远远不能达到垄断全社会的地步,膨胀到一定程度,就自然开始衰落/分裂了。所以我们可以推断,整个国家做为一个公司,规模显然远大于前述的临界状态。这样的公司,试图中央集权式的规划,复杂度太高,而通过逐层代理的方式规划,代理成本太高。

我们也可以看出哪些因素会影响组织的规模。一个因素是需要的合作水平,或者说囚徒困境能造成多大的损耗,如果这个损耗非常高,那么即使大组织的计划式运转方式有种种弊端,仍然优于分裂状态。另一个因素是计划的效率,随着科技的发展,能够有效计划越来越复杂的组织。这些因素都是由当前的生产力状况来决定的。

这个时代因为互联网行业的繁荣,出现很多小规模的创新机会、很多小范围合作就能生产的产品。根据上面的判据,这使得大组织模式不合时宜。但有意思的是,“去中心化”、“去组织化”这样的词一夜之间就流行起来。在某些人的鼓吹中,“去中心化”似乎成了世界的意志、历史的必然。好像“去中心化”突然就具有了某种先验的、形而上的优越性。这一幕是不是似曾相识呢?马克思的时代,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方兴未艾,生在那个时代,如果我们没看到组织形成的内在逻辑,仅仅关注眼前的表象,那也会得出一个结论:人类未来的终点是计划经济。

--------------------------------------------------------------------------------

其实这个答案算是偏题了,虽然题目是经济,但无论很多人脑中想的却是政治。而我这个答案和政治无关,只是讨论不同的博弈场景罢了。但这正是我想要表达的核心:不要为市场/计划贴上形而上的标签。

【李宏立的回答(69人赞同)】:

反对 @reader reader 用公司和国家作对比的回答,他只是从生产方的角度做了单方面分析,忽视了消费的重要性,生产和消费从来都不是独立存在的,这样考虑过于片面。
站在公司的立场来看,其内部员工确实是按照计划生产的,然而他们的消费并不是,没有计划分配的约束,员工们便有动机去努力工作赚取更多的报酬,以满足自身的多样化需求,这就克服了计划经济缺乏激励机制效率低下的缺点,如果消费只能按照计划进行,做多做少并无太大差别,公司员工便没有动机去努力工作了。(例如把人民公社看做一个公司,员工一起工作,吃大锅饭,结果温饱都成问题)

另外,消费的需求并非一成不变,甚至于有些需求完全是被创造出来的,比如各式各样的美食、精益求精的手机、日新月异的游戏等等,在你吃到、用到或玩到之前,很难去想象他们能带给你的体验,计划经济下的生产和消费都被人为的框定住,生产方很难主动去生产差异化的产品,创新的空间被严重压缩了。
--------------------------------------------------------------------------------------------------------------------------------------------

言归正传,下面谈谈计划经济的优点。
1.它可以作为特殊时期的应急手段,维持社会秩序,战乱时按照需求生产必需品,限量分发食品和衣物,以防有人囤货居奇,发战争财;经济大萧条,失业人口大量增加时,提供必要的生活保障,避免秩序发生混乱,引发进一步的灾难,这都是市场经济无法调节的。
2.对于一些正外部性的资源,予以保护。比如森林、环境等,任由市场的发展,往往会造成森林被滥砍滥伐、环境污染到不适合生存,这时就需要计划设定森林砍伐的上限、污染排放的标准等等,因此可以通过计划来修正市场经济的短视行为。
3.广受诟病的集中力量办大事,建国初期,通过计划经济获得原始资本积累,得以支持工业的发展,这是不争的事实,当然我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4.计划可以在经济发展的大方向上起到指导作用,比如我国的n五规划脱胎于计划经济,能流传下来也有它的道理。
5.另外,计划经济能够减少浪费,然而浪费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被接受,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计划经济的劣势也很明显,除了上面提到的效率低下抑制创新等,现实中往往会因为信息不充分,造成资源错配的更加离谱;同时并非需求都可以被计划出来,它可以被创造;有些涉及隐私或者价值观判断的需求也不愿被计划,这是一项基本权利。计划经济之外的黑市交易,反而比市场经济更猖獗。
最后套用一句话,市场经济不是完美的,但绝不会是最差的。

以上

【任旭的回答(7人赞同)】:

单纯说模式好坏,那样没有什么正确答案。互联网带来的绝非眼前这点变化。大数据概念和计划经济会搭上边的。所有的社会制度都是一步步走出来的,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今天被摒弃的未必在未来不会被追捧,反之亦然。

【Megamind的回答(3人赞同)】:

举个可能不太恰当的例子:
小明喜欢学数学,不喜欢学语文。
所以小明的妈妈说:“你应该也学一些语文,以后回家后我监督你背书!”——这就是计划经济。
小明的爸爸说:“小男孩还是按他的天性发展吧。也许以后还是陈景润呢。”——这就是市场经济。

实际上,这两种做法都是合理的,并不存在孰优孰劣。虽然总的来说人类可能还是更喜欢向往自由。
但是对于国家来说,在某些历史发展的关节点上,我们恰恰就是需要一定的强制手段让人们来做一些为国家长远发展而做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的做法并不是立竿见影的,并不能让大多数人都富起来。可是不经过这一步肯定是行不通的。

【张Ciri的回答(7人赞同)】:

其实这个问题的关键是"什么是计划经济"? 是计划经济的全套体系?还是计划经济的局部性,工具性手段?


如果把计划经济等同于朝鲜,等同于文革时期的中国,苏联式的计划经济,那这样的计划经济需要反对。但是那种计划经济只是一种极端现象。计划本身只是一种工具,但不恰当地将其放大是错误的,在适当的条件下,计划经济会产生良好的效果。比如二战前的苏联,德国,解放后的中国,比如罗斯福的新政。
但是由于它有副作用,如果不有意识的控制它,它就会为了自身的利益而由一套工具演变为一个统治集团。哈耶克就是站在这个角度来反对计划经济的,说的在理,人性都是自私的,不受监控地行使过分集中的权力,有很大的可能会变质。
苏联朝鲜不说了,我国也在长期经受这种转变的副作用。好在我们早在三十年前就决心同这种方式的计划经济说拜拜了,不过副作用还需要多年才能消除。。
说到美国,这样的事情也有过发生,TVA田纳西河谷管理局就从本来推动经济发展的工具最后演变成为一个具有消极意义的官僚集团。制度经济学家 philip selznick 的研究就证明了这样的官僚化演变是如何发生的。

所以,计划经济作为全盘的经济基础,除了在特别时期如战争之外,是具有巨大副作用的,在局部使用,是有价值的,但要对其进行监督和管控,适时地让其退出并且交回其控制权。

但是,计划经济作为一种手段则是必要的也是有效的。入门级的任何一本教科书都会提到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很好的手段,但是"市场会失灵"",于是政府就有存在的必要,计划就有存在的必要。虽然同样可能出现更深一层的"政府失灵"的可能,但是如果讳疾忌医,完全不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来调配明摆着的市场失灵,那么就是另一种极端的笨蛋。
产业经济学,区域经济学虽然是我国的独特学科,但其理论来源无不是西方国家的经济管理中宝贵实践经验,西方各种行业协会,专业学会,实际上都在进行计划和协调,发挥着由社会组织代替政府组织进行的计划和协调工作,他们指定技术标准,协商发展规划,促进合作开发,这些事情不是计划是什么? 只是由于是通过民主手段商量出来的计划就不是计划么?
而当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实行的都是混合制经济,政府对市场具有调控和管理的义务和能力。先不说美国政府为了解决次贷危机通过非市场的手段来救市,承担了房利美 房地美多少的债务,给华尔街的银行注资多少,加强金融管控算不算是计划经济的手段,
大家没注意到美联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的宏观调节器,本身也是计划性质的么?

再拿经济发展的历史来看,腾飞的日本不是靠着日本产经社这样一种政府助力的协调和督促机制,集中银行,企业,学校和全社会的力量专门推动技术研发和经济发展,如何取得经济飞跃?
韩国不是靠着家族式专制式的,又有政府支持的超大财团如三星大宇现代这样的集团,不是靠着军政府统治的朴正熙的铁腕,又怎么会发展到今天这样好的局面?
二战后的欧洲不是靠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支持,能够从当年一片瓦砾之中变成现在繁荣的欧洲?

计划经济,实际上在宏观调控,产业管理,区域经济协调方面都有价值和意义。初中高中的政治经济学里,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的必然性就是因为市场不是完美的所以会出现必然的,而再极端的自由主义的经济学也不能否认市场失灵的存在和惨痛的代价。

市场经济失灵的最大的代价就是大萧条之后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实际上其带来的损失并不比计划经济饿死的人小。只是一个是外敌,战争的结束能够消解仇恨,而另一个则是自己的同胞,所以怨恨会延续。

总之,没有哪种制度本身是无敌的完美的。根据环境适时地变化,才是最好。
这让我想起了公司治理中,在绝大多数国家的董事会都法定为一元董事会,就是只有董事会美国 英国,或者二元董事会(董事会加监事会,德国 日本)的时候,当全世界公司治理研究者都为争论哪种制度更好的时候,瑞士的公司法却同意公司可以在章程里自己选择自己的治理模式,并且在适当的时候,可以通过股东大会的投票,改变公司的治理模式。这样,当初创企业可以使用一元制董事会带来的集中和高效得到巨大的发展效率的同时,成熟的企业则可以选择转变为二元制来实现大公司内部的监控和平衡过分膨胀的权力。如此一来,二者的好处兼得。
这样类比,我国是不是也正在一个这样转换的历程之中呢?我希望如此。

【匿名用户的回答(13人赞同)】:

楼上有人发周小川的文章,那水品真是不知道比你们高多少。
市场经济大多时候只会在当前供需关系附近寻求更优的供需解决方式(当然也可能来一个大佬出来一下子革了老规则的命,只是这种情况发生非常困难)。
计划经济的最大优势在于理论上可以在更广的范围内探寻更加优越的供需解决方式。
这个意义还是很大的,因为你局部最优不一定是整体最优,调整到最优需要很大的能量突破一些障碍。
当然困难在于人类对客观事实认识的局限性,以及人本身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冲突导致了最优解难以求得,以及规则制定者更加容易中饱私囊。

【田锋的回答(107人赞同)】:

既然都是抖机灵的回答 我也抖个机灵
14年印度人口13亿粮食产量创历史最高记录达到2.56亿吨 因为丰收 所以出口了1800万吨。可见国阿三民众 都过的丰衣足食。这是市场经济优越性的体现。

而78年中国人口是9.6亿 粮食产量有3亿吨 但却还要进口了700万吨 以保证内需。还要实行配给制以确保供给。可见这是计划经济的恶果。

两相比较 可见市场经济才是绝对正确的选择。
==========
补充一点全球饥饿指数 印度竟然比朝鲜还高 这应该就是污蔑 2013年全球各国饥饿指数排名

Tags:经济学   市场经济   计划经济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