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发贷

首页 > 债券 / 正文

巴菲特合伙人查理·芒格的思考方法是怎样的?-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

网络整理 2017-01-08 债券

巴菲特合伙人查理·芒格的思考方法是怎样的?

【张亮的回答(801人赞同)】:

曾有人列过一份芒格的问题清单,后被翻译至《环球企业家》。转贴如下:

如下准则有助于达成目标,做出选择、解决问题、判别真伪。

Use notions
要利用确定的概念或某个想法
使用有事实做依托的大想法 明白事情的真正意义简化利用规则并且学会筛选知道我要达成的目标寻找并且考量替代方案 了解各种后续情况以及整体结果 定量 搜寻各种根据,并在此基础上行事 能够反向思考 记住,要有大的成效,就需要诸多因素的总和 评估如果做错了会有什么后果
What is the issue?
问题的解决
问题是什么?事情的实质是什么? 事情的核心或重点在哪里?相应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什么是相关的?什么是可解决的?什么是重要的?什么是可知的?什么是可以适应的(Utility-applicability)? 我了解事情的全貌吗?为了使自己对事情有想法,我需要一些相关数据和基本知识储备,否则我就得承认“我不知道”。 我的判断比其他人好吗? 我必须对什么做出预测?它是可预测的吗? 需要做出决定吗?如果我不当机立断,会发生什么?为解决此事,我能做什么?“我”应该去做吗? 我对此问题的思考花了多少时间?此刻我思考到了哪一步?处于谁的立场上? 简化问题,先解决“不需大脑思索”的大问题,然后从自己的境地开始思考。
Understand what it means
理解背后的含义
把语言和各种想法翻译成我明白的方式。我能理解所用的语言和结论的真正含义和暗示吗?它意味着什么?它是否有助于我对未来做出有用的预测吗? 我是否了解事情发生和运转的方式和原因?它正在产生什么影响?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影响?现在的情况如何?怎样及为何会发生如此情况?其结果会是什么(会有什么观察、发现、事件、体验)?
Filters and Rules
过滤和规则
利用规则和缺省规则来筛选——我可以如何检测? 改变规则,以适应我的心理特征、心理承受能力、心理优势和心理局限。 考虑我的价值观和偏好,由此判断事物的轻重缓急,以及希望规避的事情。
What do I specifically and measurable want to achieve and avoid and when and why?
我具体想达成和避免的是什么,什么时候达成,原因为何?
就数字而言,我想获得什么样的价值?目标数字是什么?目标效果是什么?所设定的时间范围是什么? 假设我已经达到了目标,那么这个目标如何反映在数字和效果上?接下来又需要达到什么?这个目标是否合理?如果从目标逆向回溯到现在,是否可行? 我是否有办法衡量目标的完成程度?这个标准的关键指标是什么? 如果我达到了目标,随之而来的会是什么?那是我希望得到的吗? 我可否把大的目标分成若干有期限的短期目标? 我做此事的真正原因何在?是因为我想这样还是因为我不得不这样?我在阐述目标时,是基于内外两方面的现实呢,还是受到了某些心理力量的影响? 我能否简短地阐述我的目标,以使人更容易明白我达到此目标的方式? 这是不是我真正希望达到的结果?
What is the cause of that?
成因何在?
为了达到目标,我必须知道能让我达成目标的各种成因。 通过哪些要素的组合可以达成的目标?我如何佐证此公式? 什么是我不希望获得的结果?可能促使“非目标”出现的原因是什么?我能如何规避?我必须不做什么,或者必须避免什么? 整个系统要运转起来,会受哪些变量的影响?这些关键性变量是什么?主要的未知因素何在?有哪些确定的因素可以帮助我评估和优化这些变量? 哪些变量有赖于其他变量(或情形、环境、背景、时机、行为)?哪些变量是独立于其他变量的?什么外力才能促使某一变量出现?这些外力来源于何处?是短期还是长期外力?其相对优势是什么?这些外力之间如何组合、互动,效果会如何?我如何才能让诸多外力作用于共同的方向?缺乏了哪个外力会毁掉整个系统?这个外力来源于何处?可预测度有多高?这些外力如果出现,会促发什么样的合理结果?哪些外力是暂时性的,哪些外力是永久的?作用于变量的这些外力若发生变化,整个系统会发生怎样变化?在这些变量和外力发生变化时,系统抵制这些变化的惯性有多强?变量和外力产生变化(上升或者下降)后,可能导致哪些希望的和不希望的短期和长期结果(数字或效果),如规模、体积、强度、密度、长度、时间维度、环境、参与者等?一组较小的外力如果长期发生作用,会怎样?如果作用于变量的某一外力长期发生作用,结果会如何?什么外力能加以改变?需要什么才能达到临界质量?添加了哪些外力后能达到临界质量?如何发生作用?如果我改变了一个变量或者外力,会导致其他事情发生吗?什么情况会让一个外力发生改变?这个改变会产生其他结果吗(请注意我感兴趣的是整个系统的效果和最终结果)?一个变量发生了变化,会对整体结果带来戏剧性的改变吗?属性是否也会随之改变?如果变量之间的关系发生变化,结果会如何?促发改变的那个点是什么?障碍是什么?催化剂是什么?引爆点是什么?拐点在哪里?暂停点在哪里?局限是什么?有多久时滞才能等到效果发生?反馈是什么?什么能令此成因加速?效果若要发生逆转,临界点在哪里?对这个公式,我能做什么改变,其他人能做什么改变?如何做?谁来做?什么时候做?我需要改变哪些变量才能达成目标?我如何度量变化的程度?Degree of sensitivity if I change the assumptions?对目标和路径会产生什么影响?如果某一变量保持不变,会如何?我在提高某一变量的同时降低另一变量呢?会有怎样的网络效应?如果一次只改变一个变量或者外力呢?外部环境中有什么会改变我的处境?如果对其中一个变量进行优化,会产生其他什么优势和劣势?什么才能导致最终结果发生变化?如果我改变了条件,变量还会成立吗?这一公式会否出现例外,为什么?需要哪些条件才能达成目标?Has my goal different cause short-term and long-term?这个成因是否依赖于时间条件?通过观察效果,我能否追溯其成因?我有否采用不同的角度和立场来审视整个系统?对主题的考量依赖于什么东西?限制我达成目标的主要力量是什么?
What available alternatives do I have to achieve my goal?
有没有现成的替代方案可以帮助我达成目标?
通过目标、主体问题、规则、因果、行为、佐证、反证、资金的机会成本、时间、其他资源、精力、理解力、风险和精神压力等因素,来对其他替代方案进行判断。 我有什么依据(包括模式)来判断这些替代方案很有可能帮我达成目标? 这些因素有赖于某些特定的时间点或者事件吗? 每一个行动可能产生的后果是什么?可能产生什么效用?可能性有多高?你对每个结果的期待值有多高? 如果现在采取某些行动,我是否会放弃未来的一些机会?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结果是什么?
通过对结果的预估,寻找最可能帮助我达成目标的替代方案。 如果我做出了一个选择,什么将随之发生,什么又不会发生? 每个替代方案(逻辑上)可能产生的想要的结果或者不想要(或不希望)的结果是什么(定性并定量)?结果之后的次生结果(短期内或者长期内产生的)会是什么? 会产生什么样不同的情形和结果?在这样的依据下,会产生什么长期或短期的效应? 什么可以帮助我预测事情的结果或其真伪? 为了达到目标,什么事情必须发生?必要事件发生以及发生在我身上的可能性分别有多高?如果我逆向而行,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不确定因素会极大影响到结果?重复出现的效应或者复杂因素会产生什么不希望的结果?错误的选择和正确的选择分别会产生什么后果?我是否从不同的角度全面考虑了整个系统?我有否考虑过其社会、财务、生理和情感上的结果?别人可能会怎么做?依照我的经验和以前的行为,我会怎么应对?如果别人也照我这样做,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Bias
偏见
个人兴趣或者心理原因带来的会导致我产生误判的偏见,有何原因可以解释吗?我所做出的结论或者选择的事实中,是否存在偏见?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分别是什么? — 他有多可靠?他有足够的能力做出判断吗?如何加以证明?他做此判断的目的是什么?他有没有撒谎的动机?他如何判断正误?The hypothesis
假设
假设需要基于我想要达成的目标,并用此假设去检验我关于结果的预估。 对每个替代方案都要问:这个替代方案可能达成我的目标吗?对每个观点都要问:这个想法是对的吗?我如何检验某个表述的真伪?在证实之前,我能否先证伪?要检验这一表述,我需要知道些什么?首先,我必须知道什么公式能够让我的表述成立,然后我才能知道,对于判断未来的真正结果,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其次,我要知道能够支撑和推翻这一表述成立的证据。哪些表述是需要论证的? 最简单的假设是什么?
Look for evidence and judge the evidence
寻找依据,判断依据
(促发目标、非目标和意见的)主要成因出现的可能性有多高? 对判断做出真伪评判时,去寻找其意义、动力、成因、后果和正反依据如果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后果将意味着什么?后果会不会超乎逻辑或者不可思议?其中有任何可预测之处吗?我怎样并且从哪里才能找到支持某一判断的代表性证据?已知的有哪些?哪些东西是毋庸置疑的?若反复加以检验或用其他方式的考量,会出现相同的结果吗?我能否对结果进行检验?这些依据都是基于已知因素吗?我是否正确理解了各项数据?依据在哪里?反面依据呢?我认可依据的理由是什么?这一依据的权重是多少?What is the quality of the evidence?可信度有多高?是否紧密依赖于外部环境?样本是否太少?结论跟手中的依据相符吗?有没有违反科学法则或自然法则?我有什么代表性的信息?对其加以观察会出现发生什么?我能够通过实验来证实我的猜测吗?对于将会发生什么(可行还是不可行),有没有相关的过往纪录(案例评估、变异性、平均率、随机程度、自身经历、环境、伙伴与对手,以及其他相关的因素)?有什么理由相信这些纪录对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并不具有代表性?什么能让未来与以往大不相同?什么是恒在的,什么不是?这能持续多久?现在的主要成因是什么?什么外力能让其持续、能带来改变、或者造成阻碍,为什么?可能性有多高?如果我拿到了能够推翻我之前信念的依据,我必须自问:为什么会这样?现在是什么情况?我拿到的是什么样的依据?我接受这一依据的理由是什么?
Disprove my (or others) conclusion by thinking like a prosecutor
像检察官一样对我(或其他人)的结论提出反驳
思考会导致误判的原因 如何检验和证明我的结论是错误的?我可能犯错的理由是什么?从哪里可以找到证明我错误的依据?这个依据可信吗?有没有什么事实和依据与我的结论/观点不符?我做的分析基于哪些主要假设?是基于真实情况吗?假设的结果符合逻辑吗?有人证明过我的假设是正确的吗?如果我的想法和假设是错误的,结果会是什么? 我有否忽视了什么?有没有更好的选择?我是否忽视了某些依据?当有人力介入时,我是否考虑到了其局限性?什么因素是不确定的,为什么?我是否只考虑到了目前的趋势?我有否误解了什么?我使用了正确的定义吗?我是否综合考虑了所有相关的因素?我采用了合适的衡量标准吗?我有否混淆了成因和相关性?如果我的目标是基于某个我认为正确但其实是错误的理念,会如何?其中会有随机性的或者系统性的错误吗?对于我所得到的结果,有没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释?我有否考虑过,整个系统或者某些互动环节的可能会出现我不希望发生的变化?我的想法是否存在偏见?在做出一个极具智慧的决定时,我的自我是否过于膨胀?我真的会创造历史纪录吗?我有否看到可能产生的反作用? 我没看到的是什么?其重要之处是什么?如果逆转我的假设,会否得到极度不合逻辑的结果?这个可能性是不是更高?有没有反例?什么依据可以证明我是错的(或者证明我无法达成目标)?实验(或者经验、观察)得出的证据中,有哪些是错误的?有更多支持性的证据吗?这些错误是如何导致的?意义何在?我能否向人们证明正确假设所得到的结果是不可能出现的?如果我用数学的方式准确描述出来,其隐含的影响是什么?相反的方向是不是更有可能?如果是,那么现在的想法就是错误的。 负面影响表现在什么地方? 我会因何受到伤害?什么可能向错误的方向发展?什么会让事情走偏?如果这样,结果如何?事情出错的频率如何?会否有意料之外的因素?什么事情发生后会极大改变整体结果?可能发生的最坏的境况是什么?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不幸发生了,我该怎么做?如果事情继续恶化,后果会是什么?这个后果的后果又会是什么?如果我受到多种外力的阻碍,结果会如何?哪种有效效应是危害最低的?执行中会面临什么风险?我最不希望出现的是什么?我最不确定的是什么?一个看上去是优势的因素有没有可能让我得到不希望的结果?我会怎样失去某个优势?怎样构建系统才能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有修正办法吗?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我有没有备选方案?我能加以修正吗?设定什么样的规则可以帮助我达成目标而规避不希望的结果?有没有内在的安全隐患?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if I am wrong?
如果我错了,后果会怎样?
我把赌注押在哪些关键要素上?我是否拿对我重要的东西去冒险,换取的有可能是对我效用相对较低的东西?与现有的次优机会相比,我的正确决定所带来的益处和价值是什么,错误决定的成本(金钱、时间、精神压力等)是多少?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坚信其结果能最好地实现我的利益;或者我相信能符合我利益,但后来证明我错了;或者它根本就不符合我的利益。上述三个可能性给我的目标带来的短期和长期的后果会是什么(实际损失和机会成本)?我能否加以应对和/或还原?我不这样做是因为我坚信其结果不能最好地实现我的利益;或者我相信不符合我利益,但后来证明我错了;或者它根本就符合我的利益。上述三个可能性给我的目标带来的短期和长期的后果会是什么(实际损失和机会成本)?我能否加以应对和/或还原?如果我因为认为不必要而此刻不采取任何行动,但时候证明我错了,这给我的目标带来的短期和长期的后果是什么?我能否加以应对和/或还原?
What is the value?
价值是什么?
对我来说,每一个替代方案的实际效用和优势是什么?哪个方案最有利于我达到目标?它是否真的比其他选择更有吸引力?我用什么标准来判断替代方案之间的优劣? 通过对每个替代方案的特点进行打分,我最看好的是哪一个?这个选择能不能让我脱颖而出?能不能造成一定的影响?我是否愿意接受某种特定的结果?
What yardstick can be used to measure progress or to measure things against?
采用什么标杆来衡量事情的进展?
我采用了哪些标杆?用作决策依据的标杆是哪些?我怎样才能容易地评估我向目标推进的程度?有哪些指标可供我对照?我所构建的系统能否激励人们按照最有利于达成目标的方式去行动?或者,这个系统是否会阻碍目标的完成?
How act now?
现在如何行动?
我可以执行吗?我现在必须开始采取的特定行动是什么?首先需要做的是什么?谁做什么,什么时候做,在哪里做,为什么做,以及如何做?我知道决定性的点(时间和效果)在哪里吗? 我是否设置了一定的控制体系和规则?为什么这些规则是合适的?如果我不设置这些规则(或者不改变我做事的方式),结果会如何?这个规则要求我必须采取哪些管理和实践的举措?要遵循这个规则,会花费多少时间?我能否决定自己如何遵循这些规则?我可以设置一个有时间限定的规则吗?这些规则在哪些地方会失效?
Have I made an active decision?
我所做的是一个灵活的决定吗?
我是否准备好了改变决定,以适应新的信息和新的判断?如某一特定事件发生,是否需要做出新的决定?如此问题今天就存在,我有否对其进行过评估?支持此决定的理性思考现在是否存在?有什么新的证据证明这个可能性能可以得到改变?我衡量进展的标准,是否能让我判断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哪些事件是相关的,哪些是不相关的?我的目标会否因此发生改变(若不考虑时间长度)?
Post mortem or learning from mistakes
死后反思还是边学习边成长?
事情进展的情况有多好或者有多不好?我有否采取什么行动?我说到做到了吗?当时我是怎么考虑的?初衷和现实的出入在哪里?为什么我会犯错?犯错的过程是什么?在哪里犯错了?机会成本有多大? 我如何判断现状是否会照此继续下去?我对错误有没有采取行动?如何才能不重演错误?我该做却未做的是什么?我应该把精力集中在哪里?我必须提高和学习的地方在哪?
What exactly is the problem?
问题的本质在哪?
我想达到的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达成目标?发生了什么?怎么发生的?在哪里发生的?什么时候发生的?谁被影响了?我的目标因何而达成?能够促使我达到目标的因素会受到什么干扰?这些因素是标还是本?对我达成目标构成限制的因素中最重要的是哪一个?我把目标建立在什么原则和假设上?如果这些原则和假设有误的话,结果会如何?假若不存在任何限制,最好的行为链是什么?其他可能的结果是什么?
WHAT ARE THE LIKELY CONSEQUENCES CONSIDERING HUMAN BEHAVIOR?
人类行为纳入考量后的结果
What is causing me to do this?
什么促使我这样去做?
目前我所处的环境和我的心理状态如何?如果避免了痛苦,我能获得什么好处?我如何判定什么是结果?它们让我难受还是愉悦?哪种心理趋向会影响我?这些因素会导致我做出误判吗?

What is the context?
做决策的语境是什么?
环境和参与者(包括其规模)是什么状况?谁是决策者,他做决策的标准是什么?谁获益,谁买单?谁为结果负责?参与者对现实结果的看法会受什么影响?

Can I judge him?
我能对他做出正确的判断吗?
我能判断他的角色是什么吗?他的经历如何?哪些临时性或者永久性的特征在影响着他(如年龄、文化背景、健康情况或者心情)?什么环境(内部或者外部的)或者处境会影响他?他是否意图向我出售什么?

What is in his self-interest to do?
他的个人利益在哪里?
什么会符合他的逻辑?他如果避免痛苦,可以获得什么益处?他将什么视为痛苦?他害怕什么,为什么?他想多得到一些什么,不想失去什么?什么“资源”会带给他动力?是他的健康、工作、家庭、职衔、声名、地位还是权力?什么会激发他,什么会打击他?什么会(被他视作)是对他的惩罚?他可以如何被评估?他怎样看待“非目标”的后果?对某事的相信(或者不相信)是否能给他带来优势/利益?

What are the psychological tendencies and shortcuts that influence him and can cause misjudgment?
什么心理取向或缺陷会导致他做出误判?
什么偏见会影响他得出的结论?有什么外在原因可能会影响他?哪些诱惑会符合他的个人利益?什么会激发他去行动?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结果是什么?
我最终的结果是什么?能达到我的目标吗?有利于他的东西是否也有利于我?我们建立的系统是否能让相关参与者的利益与我的目标相一致?他的错误决定是否会由这个系统来买单?他是否知道他的行为的结果?对他来说,短期或长期的结果是什么?责任链是什么?他对结果是否负有责任?如果换一个人也做同样的事情,会如何?

What system would I like to have if the roles were reversed?
如果交换角色,我希望构建什么样的体系?
如果将我的角色调换,我希望怎样被对待?什么会促使我去做我希望他做的事情?我能通过什么行为取向来影响他的行为?如果我执意要达成“非目标”,我需要怎么做?把角色转换回来后,我能够避免以上事情发生吗?

Is this the right system?
系统正确否?
我可以满足他的个人利益吗?我能否消除他对失去声名、金钱、地位,以及家庭的恐惧?我可以改变他对痛苦的看法吗?怎样架构体系才能使某些影响最小化?我有否告诉过他我的期望是什么?我有否检查过已经完成的事情?对于成功完成的事情,我是否给出了鼓励与支持?他掌握必需的技能、知识和相关的信息吗?他知道自己肩负的期望吗?他是否明白无误地知道目标是什么,如何达到,以及为何这是最优途径?他会评估自己的进度吗?这与他的日常行为有关吗?他是否负有责任并获得了授权?他所能得到的奖励是否和目标一致?我可以设定什么样的规则来应对人类共有的局限性?设置一个相反的规定会怎样?哪些改变是必须发生的?谁对此负有责任?发生改变的可能性会有多大?他的价值观是什么?他的目标?他会将什么视为结果?如果他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去做,他会如何看待结果?如果他不照我们希望的那样去做呢?

BUSINESS EVALUATION
业务评估

Filter 1 - Can I understand the business - predictability?
过滤器1:我能理解业务吗——可预测性
需求的原因——我有多确定(并且能解释为何如此确定)人们将来仍会继续购买这类产品或服务?过去的情况是什么,未来可能发生什么?需求是否呈周期性?生产能力与需求的对比是什么样子?回报能力——产业和公司的回报能力,以及其过去10年的发展状况是什么?产业结构——竞争者的数字和规模?谁在该产业中拥有发言权?要在该产业中获利,什么因素是必须的?公司在产业中的地位如何?我是否知道谁会在这个市场上获利,为什么? 真正的消费者——谁对购买行为有决定权?其决定的标准是什么?
Filter 2 - Does it look like the business has some kind of sustainable competitive advantage?
过滤器2:此业务是否有足够的竞争优势?
竞争优势——我有多确定(并且能解释为何如此确定)别人会购买我公司的产品或服务而不是其他人的?其中的原因是否10年来几无变化?在下一个10年会不会改变?价值——我们的优势能有多强大和可持续?这些优势在若干年后会更强大更具持久性吗?什么会破坏或减少这些优势?市场进入壁垒?品牌忠诚度?受需求或价格变化的影响程度?是否容易复制?产品生命周期是否很长?客户改变供货商的成本和动机为何?每年能够抵御机竞争的价格差异(Annual cost differential against competition)?需要多大的资本投入?议价能力如何?产品过时的风险?客户新的替代选择是什么?购买习惯或购买力会有何改变?若成本结构相同,竞争对手会有多大的降价空间?需要做什么才能保持稳固的竞争优势?还有成长空间吗?市场对此产品的需求有上升的可能吗?定价能力如何?盈利能力。竞争优势能否转化成利润,并且如何才能做到?公司怎样盈利?要实现收入增长,需要多少资本?财务特征:资本回报率(营业利润率和投入产出比)、毛利率、销售额增长、成本/资本结构及其使用效率?正常情况下的现金流是多少?有无规模优势?有无决定性的因素?财政特征。资本回报(操作成本的富余和资本转化),毛利润,销售增长,成本和资本结构的效用率?正常的现金流?规模优势?
Filter 3 - Able and honest management?
过滤器3:能干且诚信的管理层?
组成管理团队的,是能力出众、诚实可信,并且理解和全力去创造价值的人吗?

Filter 4 - Is the price right?
过滤器4:价格正确否?
我能够以比其他选择有更好回报的价格买下这个产品么?需要有事实和数据为依据。

Filter 5 – Disprove
过滤器5:反证
生意会怎样被毁掉?如果公司要彻底将一个竞争对手置于死地,这个对手会是谁?为什么?如果公司继续运营下去,5年之后谁会是竞争对手,为什么?公司业务抵抗不利因素的能力如何?如果公司花光了所有的股权投资,它还会不会有价值?会否出现某人获得大量资金和人才,在竞争中胜过公司?如果竞争对手并不在乎回报,他可以对公司产生多大的破坏?公司对经济衰退的敏感程度如何?执行时所面临的风险有多大?新技术会有益还是有害?

Filter 6 - What are the consequences if I'm wrong?
过滤器6:如果我错了,结果会如何?

【NoTor的回答(105人赞同)】:

还可以参考著名的查理·芒格五条,来自《关于务实思维能力的务实思考》

我在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吸收消化了几条超级简单的通用观念,并且发现这些观念对于解决问题很有帮助。我现在即将描述其中的五条。然后会向你提出一个极其高难度的问题。确实很难,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如何将2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变成一个足以称为巨大成就的数字 - 20000亿。然后我要试着通过我的那些通用观念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的第一条有用的观念就是:通常简化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把一些无需费神就能做出判断的大事情决定下来。

第二条则模仿了伽利略的结论,即科学事实通常只有通过数学方式才能揭示,数学就仿佛是上帝的语言。伽利略的理论在乱糟糟的实际生活中也很管用。在大多数人生活的世界中,如果没有流畅的数学思维,就好象一个单腿的人在参加异常激烈的比赛,注定无法赢得胜利。

第三条观念是仅仅会用正向方式来思考问题是远远不够的。你还必须学会逆向思维,不然就会像一个村夫想知道他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他就永远不会去那个地方。确实,很多问题不能通过正向思考的方式来解决。这就是为什么伟大的代数学家卡尔.雅各比(Carl Jacobi)会翻来覆去地说:"逆向,始终要逆向思考。"毕卡哥斯达(Rythagoras)也正是通过逆向思维证明了"2的平方根是一个无理数"。

第四条有用的观念是最好最实用的智慧就存在于基本知识中。不过有一个极其重要的限定条件:你必须用跨学科的方式来进行思考。你要习以为常地使用在每一门基础学科的一年级课程中会学到的那些简单易学的道理。当你掌握了这些基本的概念,你想要解决的问题就不会受到制约,因为大学以及许多商业性机构由于划分成泾渭分明的不同学科和不同部门而有其局限性,他们强烈反对在所圈定的区域之外冒险......

第五个有用的观念是真正伟大的,非常出色的成果通常只可能是很多因素综合作用下的结果。比如,结核病早已有药可治,至少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药方正是将三种不同的药物按比例混合而成。而另一个非常出色的成果,比如说飞机能够起飞,也遵循了相同的模式。

【董春鹏的回答(21人赞同)】:

1,如果把“思考方法”理解为具体的思维技巧,那么可以说芒格没有什么思考方法。

2,如果把“思考方法”理解为在思考这件事上采取了什么策略,那么芒格的思维策略就是思维栅格。思维栅格,就是把各个学科最基本的原理比较透彻的掌握,然后在面对具体问题的时候,把这些原理应用到具体的思维活动中。这么思维的好处是什么呢?就是它的确定性。也就是用这种方法得出的具体结论是十分牢固的。它的缺点是什么呢?很简单,这种思维方式太难了,很少有人能用起来。你甚至可以说这是芒格先生独特的思维方法。

栅格思维需要你熟练掌握十几种甚至几十种学科的基本原理。关键在熟练掌握上,知道甚至理解这些原理是远远不够的,你要透彻的理解它们,这样在思考一个具体问题的时候才能得心应手地把它们应用进来。这需要你建立这种思维方法的时候进行大量的阅读、思考,需要你有极端的耐性和意志,需要你对学问和问题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劲头。具备这些品质的人极少。

不过这不是说,你就不能从这种思维方法的学习中获得益处。实际上,只要你开始,它总是能够对你产生益处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每个人有意无意的都在运用基本原理思考问题。比如我们在判断社会制度的是与非的时候,愿意运用经济学原理。人们最爱提及的政治性经济学原理就是出自斯密《国富论》的人的自私性原理(各位,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们,这个所谓的原理不是正确的)。然后很多人就可以轻松的提出一些结论。再比如,我在判断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好企业的时候用到过28原理。通过这个原理我得出结论,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企业都不够好,可是就是有那么一些企业足够好,他们不多,但是确实存在,而这就足够了,哈哈。对人的判断也是如此。这个世界上有好人吗?是的,28原理,就是有那么一些人那么的好。这个世界不是那么黑暗的,简直充满希望啊!

芒格所作的就是把我们平时做的事情作到极端。因而,成为了强大的思维武器,类似于美军拥有的最强大的武器系统,航空母舰。对于我们来说,多学一些原理并积极的运用,总是会受益的。你不必一定拥有一艘航空母舰。

3,芒格老先生的思维方法确实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另外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芒格在思维上的两个特点。一个就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特性。一个就是在实践中不折不扣应用自己的思维成果的决心和韧性。这两点同样决定了他在投资领域的成功。

4,建议对芒格老先生的思维方法感兴趣的朋友,仔细阅读《穷查理宝典》这本书。

仅仅从字面上你就能得到非常有价值的结论。比如,芒格演讲的时候提出了一个,什么产品涨价了卖得更好。芒格就这个问题给出了五个答案。再比如,关于可口可乐的企业分析。再比如,关于意识形态的发言,也是特别值得有着明显的右倾或左倾的青年好好琢磨琢磨的。

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能够把《穷查理宝典》提到的人和书多了解多阅读一番,那么,我相信你整个的思想境界会上一个台阶的。

你觉得孔子要是现在还活着,他会是什么样子呢?没错,他就是查理.芒格。

【loip01的回答(36人赞同)】:

《环球企业家》的这份清单在《投资格栅理论》那本书里也有,里面确实包含了许多芒格提到过的思维模型,但是我怀疑这份清单的实用性。芒格的思维方法确实强调:第一,积累主要学科全部的基本思维模型并熟练运用;第二,终生养成检查清单的思考习惯,但这份清单包含了太多领域的问题,现实状况下用这份清单思考,看起来是复杂得牛逼,其实恰恰相反,未免把现实问题看得简单化了,也把芒格简单化了。

当然,除了《实践思维的实践分析》一文,芒格从未公开“表演”过他到底是如何使用他那些思维模型的。不过我个人认为,应该是这么个意思:想象自己是一名工匠,带着一个工具箱,所谓的多学科模型就是工具箱里各式各样的工具,什么锤子啊榔头啊钉子啊绷带啊之类的。工匠会根据所要完成的工作的差别选用不同的工具,投资者(或宽泛的说,“一位明智的思考者”)也该这么做。

有三点是明确的:第一,能熟练使用的工具越多,这位工匠或投资者的优势就越大(比起工匠,投资者还有一个优势:工匠的工具箱里能随身携带的工具是有限的,投资者却“艺多不压身”);第二,很多工作至少需要两种工具的配合才能很好的完成,比如只有锤子没有钉子肯定做不了椅子,思维的过程也与此类似。因此,基础模型必须全部掌握;第三,使用工具箱的时候,除了直觉想到的可选用的工具,最好还要检查一下其他所有工具——也许有更好更简单的解决办法,这部分就是芒格强调的“检查全部模型”的过程

思维模型的使用方法?其实很简单,用起来就发现这东西简直像杂耍般有趣。比如格雷厄姆提出了投资的几个基本原理:安全空间、能力圈和市场先生。巴菲特在各种场合都反复强调过这些原则,但是如果是一位芒格式的思考者,他的反应应该是这样:

为什么这些原理能成为投资的基本原理?它们又是建立在什么之上的?毕竟你现在是在跟我说“投资原理”,而不是说“牛顿定律”或“相对论”,我理所当然要对这些原则的可靠性提出质疑。

不用太麻烦,我们就能从思维模型的工具箱里找到几个近似的解答:
安全空间。首先,安全空间这个概念来自工程学,对桥梁建设来说,冗余的安全空间越大,浪费越大,但桥梁的安全度也越高;其次,概率论告诉我们投资其实是一系列排列组合的计算,要获得最大的胜算,聪明的办法就是“只在有胜算的情况下出手”,所以安全空间越大越好。《孙子兵法》里也有类似的描述: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10年沃伦查理盖茨来中国的时候,央视对话节目采访双人组,查理在那期节目里发言不多,但说了一句很有趣的话:“安全空间这个概念是由一位很聪明的人在经历人生许多挫折后建立起来的概念,它非常有创造性”。这里说的当然是格雷厄姆。这句话可以这么解读:即使你是像格雷厄姆那样聪明绝顶的人物,也需要用安全空间这个模型来思考你的决策——因为在你的一生中,难保不会遇到大萧条那样的大茶煲。

能力圈又是什么?很简单,物理学的基本理念:物质世界是有限的。人类的能力属于物质范畴,所以么也是有限的。不管它有多大,总能找到一个边界。查理逆向的话一针见血:如果你还没发现能力的局限,你就还未拥有这种能力。

市场先生的概念,当时也许还是格雷厄姆经验性的总结,现如今,从复杂系统的角度来看,则好理解多了。股票市场远不是有效的,不仅不是牛顿式的平衡系统,反而充满各种“虎头蛇尾”和蝴蝶效应。也许未来,通过某些更有效的计算模型,计量投资者能更好地预测股价(并且这种预测的成本还要够低),不过就现下来说,预测股价不是不行,而是胜算不高。当一名投资者以建立一组长期复利为目标的时候,这种确定性不高的预测行为应该剔除出投资决策。因此,市场先生的态度大部分时候是无关紧要的,除非你有新资金可以买入。

接下来又自然浮现出两个问题:
第一,很明显,能力圈、安全空间、市场先生这三个原则,都带有明显的逆向思考的特点,即他们其实点明了投资者要避开的三个最主要的错误——买自己不了解的东西,买价过高,追逐股价追涨杀跌。那为什么一种基于逆向思考的策略会建立起优势呢?并成为投资这一行置顶的原则?我们检查一下工具箱,发现数学和物理学里有一些答案。首先,就一个系统来说,大部分失败都源于少数几个常见或典型的错误。而避开了错误,剩下的也就是正确了。其次,对一位有远见的投资者来说,要获得卓越的成就,其实就是要求建立一组长期的高复利记录。对复利记录打击最大的就是由错误决策引发的“负复利”,比如你以20%的年均回报投资了30年,此时你的初始资金已经增长了237倍,然后第31年,你来了一个轻轻巧巧的-30%的亏损,瞬间投资回报就掉落到了166倍。沃伦巴菲特投资记录的伟大就在于其稳定和持久,50年如一日,而这组复利数字是建立在避免错误的基本战略之上的。

第二,那么为什么沃伦和查理又在后期强调“以一般价格买入伟大企业,远好于以低廉价格买入一般企业”呢?即沃伦在其老师的哲学中加入的部分。用数学里基本的“缩放”原理很容易理解:投资回报就像个分数,分子是企业质量分母是买价,买价越低回报越高;同时企业质量越高回报也越高。然而,能以内在价值1/5的折扣买入资产,已经算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了,投资者却有不少机会能买入增长10倍的资产,并且,当这种增长是建立在企业竞争力质量之上的时候,投资者还获得了很高的确定性。

继续说可以说一大堆,总之,查理的思维方法是非常有趣的东西。投资者通过使用多学科模型,不断追问各种问题的根源,也正好契合了心理学中人类对寻求理由的偏好:你只有完全理解一件事,才能彻底相信一件事。

沃伦曾经说能否接受价值投资的理念仿佛是种天赋,有的人很容易接受,有的人却很难。然而查理的思维方法其实指向了另一个方向:即如果你做不到,是因为你没有真的懂。这就像王阳明知行合一的哲学了。

【Herman的回答(54人赞同)】:

查理·芒格本人并没有写一本书来专门介绍如何构建思维格栅模型和获取普世智慧,大家对这个理论的了解多来自于他在世界各地的演讲和公司年会上的答记者问,就像今年在Daily Journal Corporation的年会上有人问他如何寻找智慧,他的回答是多读书和勤思考(If you do enough reading and thinking you don't have to do much else)。美国的Robert G.Hagstrom写过一本《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Investing: The Last Liberal Art),可以说这本书是对芒格理论的扩展,因为芒格只告诉我们需要通过学习不同的学科来构建自己的格栅模型,而Hagstrom则进一步告诉我们不同学科的知识是如何影响投资决策的(或不同学科的知识是如何帮助投资者建立思维格栅模型的),他在书中列举了七个学科,分别是物理学、生物学、社会学、心理学、哲学、文学和数学,并一一论述不同学科的概念或模型对投资决策(或认识世界)带来的启示。


下面七点分别对应七门学科,是我在读完全书后印象最深的部分(当然远不是整本书的内容),这或许能稍微解释不同学科如何帮助我们建立投资的格栅模型:

1、物理学告诉我们两个物体之间存在相互作用力,这启发了经济学家对供给、需求以及价格之间均衡关系的认知;

2、生物学告诉我们生命处于不断进化的状态,这或许能解释为什么不同年代的主流投资策略会发生改变(因为越来越多的个体使用同一种策略会导致该策略产生的利润降低直至失效,然后新的个体带着新的想法入场,再次重复进化过程);

3、社会学告诉我们人类如何形成群体以及如何达成共识,从而帮助我们了解股票市场产生泡沫或发生股灾的原因;

4、心理学告诉我们投资者往往表现出过于自信的心理(坚信自己是对的),而这主要源于他们对信息的误判(搜集的信息既不完整也不准确);

5、哲学告诉我们信奉实用主义的投资者往往表现得更好,因为他们在意识到错误时会马上进行修正,并总是积极获取和别人不一样的信息;

6、文学告诉我们想象力会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世界,从而做出更好的投资决策;

7、数学告诉我们未来现金流折现的现值就是决定价值的不二法则,因此对于价值投资者来说掌握这个模型至关重要。


Michael Lewis在《说谎者的扑克牌》(Liar's Poker)这本书里讲到过一位与他同在所罗门兄弟公司工作的名叫亚历山大的债券交易员,这位交易员采用的一种投资模式让Lewis受益匪浅:当市场出现某种重大混乱的时候,亚历山大的反应不会局限于当下利益,还会考虑第二步和第三步的效应,比如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反应堆爆炸的时候,全世界都在抛售与原子能有关的公司,他却买了能装下两艘超级邮轮的原油期货(原子能供应的减少将导致原油需求的增加 → 经济学)和大量土豆期货(核爆炸产生的放射性尘雾将威胁欧洲的食品和饮水供应 → 物理学、生物学),从中大赚了一笔。很显然,亚历山大建立了自己的思维格栅模型。


更好地理解投资的唯一方法是更好地理解世界。


在《查理·芒格的智慧:投资的格栅理论》这本书里,作者讲到了美国一所以伟大著作阅读计划闻名的大学:圣约翰学院。整个学院的课程就是阅读和讨论西方文明史上的伟大著作,没有独立的专业或系别,没有选修课程。在四年时间里,该校学生将阅读文学、哲学、神学、心理学、物理学、生物学、政府学、经济学和历史学,并以18-20个人的研讨班形式进行集中讨论。在更小的班级,他们也学习音乐、视觉艺术、语言(一、二学年学希腊语,后两年学法语)、数学和实验科学。许多曾就读该学院现已进入投资界工作的人表示,在学院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成为好的思想者,而不是好的交易员、投资银行家、金融顾问或分析师,而成为好的思想者无疑让他们在工作中表现更出色。这不失为一个启发。


附:圣约翰学院阅读清单


一年级

荷马:《伊利亚特》、《奥德赛》
埃斯库罗斯:《阿伽门农》、《祭酒人》、《复仇女神》、《被缚的普罗米修斯》
索福克勒斯:《奥狄浦斯王》、《奥狄浦斯隶农》、《安提戈涅》、《菲罗克忒忒斯》
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欧里庇得斯:《希波吕托斯》、《参加酒神节狂欢的妇女们》
希罗多德:《历史》
阿里斯托芬:《乌云》
柏拉图:《米诺》、《乔治亚》、《理想国》、《致歉》、《批评》、《菲德拉》、《交酒会》、《巴门尼德》、《戏剧》、《诡辩者》、《帝马》、《费德鲁斯》
亚里士多德:《诗学》、《物理学》、《形而上学》、《尼克玛可斯伦理学》、《论传宗接代与腐败》、《政治学》、《动物的一部分》、《动物的传宗接代》
欧几里得:《几何原本》
卢克莱修:《论事物之本质》
普鲁塔克:《莱克格斯》、《梭伦》
尼克玛可斯:《算术》
拉瓦锡:《化学元素》
哈维:《心脏与血液的运动》
下列著者的文章:阿基米德、华氏、阿翁加德罗、达尔顿、开尼采罗、维绰、玛丽奥荻、的黎埃什、盖-卢萨科、斯波曼、斯蒂尔斯、J.J.汤普森、门捷列夫、波索莱特、J.L.普罗斯特


二年级
《圣经》
亚里士多德:《动物学》、《口译论》、《预先分析学》、《分类学》
阿波罗涅斯:《圆锥曲线》
维吉尔:《埃涅伊特》
普卢塔克:《凯撒》、《年轻的盖托》
爱比克泰德:《语录》、《手册》
塔西佗:《编年史》
托勒密:《大综合论》
柏罗丁:《九章集》
奥古斯汀:《忏悔录》
圣安斯勒姆:《宣传论》
阿归纳斯:《论理论》、《反神学论》
但丁:《神曲》
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
普莱斯:《群众》
马契维利:《王子》、《论文集》
哥白尼:《天体运行论》
卢梭:《一个基督徒的自由》
拉伯雷:《高康大和庞大固埃(巨人传)》
巴勒斯蒂娜:《马赛利教皇弥撒》
蒙田:《随笔集》
维耶第:《分析艺术入门》
培根:《新工具》
莎士比亚:《查理二世》、《亨利四世》、《亨利五世》、《暴风雨》、《皆大欢喜》、《哈姆雷特》、《奥赛罗》、《麦克白》、《李尔王》、《科里奥兰纳斯》、《十四行诗》
诗选:马韦尔、多恩和其他16、17世纪诗人的作品
笛卡尔:《几何学》、《方法论》
帕斯卡:《圆锥曲线论》
巴赫:《马太受难曲》、《创意曲》
海顿:《弦乐四重奏》
莫扎特:《歌剧》
贝多芬:《奏鸣曲》
舒伯特:《歌曲》
斯特拉文斯基:《圣诗交响曲》


三年级
塞万提斯:《唐吉诃德》
伽利略:《两种新科学的对话》
霍布斯:《利维坦》
笛卡尔:《沉思》、《心灵方向的规则》
米尔顿:《失乐园》
拉罗什富科:《箴言录》
拉封丹:《寓言诗》
帕斯卡:《思想录》
惠更斯:《光论》、《论物体的碰撞运动》
艾略特:《米德尔马奇》
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
洛克:《政府论次讲》
拉辛:《费得尔》
牛顿:《数学原理》
开普勒:《哥白尼天文学概论之四》
莱布尼兹(德国自然科学家、数学家、哲学家):《单子论》、《形而上学谈话》、《动力学论》、《哲学论文集》、《以理性为基础的自然和神恩的原则》
斯威夫特:《格列佛游记》
休谟:《人性论》
卢梭:《社会契约论》、《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
莫里哀:《愤世嫉俗》
亚当·斯密:《国富论》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道德形而上学基础》
莫扎特:《唐璜》
简·奥斯汀:《傲慢与偏见》
狄德金:《代数数论》
下列著者的论文:托马斯·杨(英国物理学家)、麦克斯韦、泰勒(英国数学家)、欧勒(瑞士数学家)、伯努利(瑞士数学家、物理学家)等人


四年级
《十三州联邦宪法》

《独立宣言》
《美国宪法》

《最高法院意见》
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文集》
达尔文:《物种起源》
黑格尔:《精神现象学》、《逻辑学》
罗巴切夫斯基(俄国数学家):《平行线理论的几何研究》
托克维尔(法国政治学家、历史学家):《美国的民主》
林肯:《演说选》
克尔恺郭尔(丹麦哲学家):《哲学片断》、《恐惧与战栗》
瓦格纳:《特里斯坦与依索尔德》
马克思:《德意志意识形态-1844资本、政治经济学手稿》
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玛佐夫兄弟》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梅尔维尔:《班尼托.西兰诺》
马克·吐温:《哈里贝克.芬历险记》
奥康纳:《短篇小说集》
威廉·詹姆斯:《心理学简论》
尼采:《悲剧的诞生》、《善恶的彼岸》、《扎拉图斯拉如是说》
弗洛伊德:《精神分析论》
瓦勒里:《诗集》
布克.T.华盛顿:《作品选》
杜布瓦:《人类学著作》
海德格尔:《什么是哲学》
海森堡:《量子力学理论》
爱因斯坦:《论文选》
密立根:《电荷》
康拉德:《黑暗的中心》
福克纳:《熊》
下列著者的诗选:叶芝、艾略特、华莱士·史蒂文斯、波特莱尔、兰波
下列著者的散文:法拉第、J.J.汤姆森、孟德尔、闵科夫斯基、拉瑟福德、薛定谔、玻尔、麦斯威尔、德布曼意、戴维森、安培、萨顿、摩根、比德尔和塔特姆、萨斯曼、沃森和克里克、雅各布和莫诺、哈代


最后,欢迎关注我的微信订阅号:HermanIndependent

【邵俊杰的回答(4人赞同)】:

1、不能简化,要接受问题的复杂本质;2、要漫长的自学、应用多学科的知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最终造就独一无二的分析能力,要同时带上99种模型工具,熟练应用。 3、太容易、太简单的话,太容易复制了,芒格就不稀奇了。

【孜然的回答(36人赞同)】:

从《穷查理宝典》到Multi-model thinking

我们乐于看到聪明的读书人将理论应用到实践中,在现世赚的盆满钵满 。

查理芒格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生活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阅读,阅读多领域的书籍,而且数量非常惊人,他的孙子和孙女形容他是「行走的书橱」。
巴菲特对他的评价则更为夸张:「在认识查理芒格之后,我完成了从原始人到现代人的转变。」

查理芒格今年九十多岁了,他这一生见证了二战、见证了美国的每一次经济危机,他和巴菲特共同创办的伯克希尔公司,连续二十五年,保持年增长25%。直接把巴菲特推向了财富金字塔的顶尖(当然查理芒格也属于塔尖那一层的人,只是相对低调)。

你想想看,在投资行业,这么一个充斥着贪婪、嫉妒、狂热、极端非理性的领域,连续几十年增长25%,这是何其恐怖的数据啊!

这已经超越了运气和技艺,而近乎道。

所以我不分场合、不分对象、不厌其烦、不舍昼夜的反复向朋友们安利一本书——《穷查理宝典》。


赌徒模式
(适合快速决策)
0.先把不用动脑筋就能定下来的事情办了
1.线性思考
2.跨学科模型思考
3.利用逆向思维,进行检查,确保没有重大漏洞

咨询顾问模式
(适合精准决策)
0.先把不用动脑筋就能定下来的事情办了
1.线性思考
2.跨学科模型思考
3.寻找佐证
4.可行性评估
5.利用逆向思维,进行检查,确保没有重大漏洞





.

【心理咨询师曹怀宁的回答(13人赞同)】:

对《芒格的问题清单》中每一点进行归纳,大致如下:制定原则,抓住重点、寻找本质、判断优先级、确认目标、分析影响要素、参考现成方案、预期结果、避免偏见、假设论证、寻求依据、批判性思考、假设坏的结果、衡量和评估、行动实施、学习错误、分析困难、行为心理分析、业务评估。
简单点说:大问题转化为小问题,考虑各种前因后果及出现的可能性。
唉,我感觉这思考工具太过于复杂。

【TOM DIG的回答(5人赞同)】:

查理芒格自己不写书,宝典和格栅理论都是他人记录编辑的,不免有失偏颇

查理和巴菲特不一样,巴菲特的主要理论(按出书内容)都是在讲投资里如何避免风险,如何选股之类的。查理则要广泛许多,他自称是普世智慧,普世更多的意思是普适,普遍适用。人解决问题需要思考,越难的问题越需要思考,对思考方法的研究当然普适。就跟对软件的优化能提高软件效率一样。

个人认为格栅理论作者没有把理论精髓表现出来
在书中,用了很大篇幅来介绍传统科学知识构建一个框架,如何将并不精通的知识用来解决其他问题。
这不是重点,随着社会进步,科学发展我们目前所拥有的知识已经完全超出传统学科范围,有很多新兴学科正在迅速发展,虽然基本还是以传统学科为基础。

查理的格栅理论强大之处并非限于让人学会迁移知识,拓展思维,这在解决难题时非常有作用。
个人理解,格栅理论是在强调对事物的控制,比如投资股票是控制自己的选股方案,控制持股方式,控制自己买入卖出时机。事物是不断发展的,大多行为中需要我们持续面对事物变化做出应变策略。我们需要尽量掌控引起事物变化因素才能有更多的把握来面对发展变化中的问题。


一件事物发展变化中起影响的因素纷繁复杂,不同时期相同因素影响是会发展变化的,这些因素就像一个个格栅一样有的已经了解掌控有的甚至都不知道其存在。不同时期,格栅在变化着,原本的小因素可能突变为大因素,大因素受到掌控却影响微乎其微。所以我们需要很多知识来理解这些因素,新的知识不仅帮助我们提高已掌控因素的力度,同时也能帮我们发现一些未被发现理解的因素。

格栅模型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仅仅一个问题的解决方式。
在面对一个目标时,已知的非已知的因素构成了达成目标时的干扰效用或者促进效用。对于促进效用在特定时期强大的促进作用可以事半功倍,甚至掩盖干扰因素的效用。而时期变化,强大的促进效用不再,干扰因素因发展逐渐呈曲线增长,对目标达成进入减速或者衰退。或者相反。

格栅模型不止在强调对干扰因素的掌控,也注重对促进因素的掌控,还有无效因素有可能会突变为有效因素。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有时缺少应对因素的方法,有时缺少对因素变化的监测,有时更加缺少因素从无到有的发现。

对于因素的效用,很难通过现在所拥有的信息传播方式传播。这也是经验的宝贵性所在,因为它的传播方式并不是那么有效。虽然我们现在有发达的网络技术,仍然不能将经验完美传播。
所以经验:既对因素效用的理解是重要的。也是格栅模型重要的一个部分,在掌控的行为过程中,增长对因素效用的把握是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前提。对微小作用因素付诸过多力量或者对于大作用因素给予较小力量会导致行为效率下降。就是传说中的大炮打蚊子,螳臂当车。

很多情况下,我们并非没有解决问题方法,而是根本没有发现目标达成过程中的因素或者因素作用大小。
当然也有情况是对某一因素作用已经理解,却缺乏解决(掌控)方法。

通常不能发现因素(作用)和没有解决方法是共存的,这基本会导致目标的无法达成。如,最初我们的交通工具是马,我们并不具备掌控高超的物理知识(因素),此时我们缺少对汽车这种解决方法的知识因素,后来,我们随着发展具备了物理知识。但是汽车并没有立刻产生,我们还需要找到制造汽车的方法。在汽车代替马的过程中,发现了无数的因素(作用大小),想出了无数的解决方法,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汽车,而最初,我们对因素和解决方法一无所知。而今天,我们依然对汽车进行因素和解决方法的探索。比如安全,速度,能源,舒适。而对于未来的交通工具(如个人飞行器),我们现在仍然处在只有不完全知识因素和解决方法的时期。


格栅理论之所以在金融市场出现我觉得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金融市场发展过程信息记录相对完善,另一方面,金融特别是证券市场,与金钱息息相关,具有巨大的利益和极高的风险。同样是利益巨大,代价极高,战争就和金融理论有很多相像之处,不过,战争,特别是过去信息记录并不完善,经常会有伪信息(都懂得)这使得经验传播更加困难。

【story cesar的回答(0人赞同)】:

普世智慧。多元思考

Tags:思考   查理∙芒格(CharlieMunger)   沃伦·巴菲特(WarrenBuffett)   思考方法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