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发贷

首页 > 债券 / 正文

中国信托市场的「刚性兑付」潜规则是否应该被打破?或者说什么时候是个好的时机?-中国工商银行

网络整理 2016-12-13 债券

中国信托市场的「刚性兑付」潜规则是否应该被打破?或者说什么时候是个好的时机?

【南区熊猫的回答(145人赞同)】:

我认为这个问题本身是有问题的。
无所谓应该打破。这个规则,这个行业,本身也需要遵循市场规律。所谓市场规律,就是顺其自然。

一个信托项目,出了风险,不管是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抑或更霉的政治风险(还真遇到一次),如果信托公司认为自己可以解决,或者可以动用自己的资源解决,保障投资者的利益,那么,信托公司自己,或者其监管机构银监会,有什么理由不去兑付呢?如果真的不划算,信托公司股东是不会干的。虽然信托公司的牌照值钱,但既然能用钱衡量,总归是有个价。信托公司及其股东也会衡量是兑付划算还是最差情况下放弃牌照划算。如果选择保障兑付,就说明人家至少自认为做了一笔经济的决策。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投资者拿的是真金白银,好多信托客户是老爷爷老奶奶,其中还真有拿着棺材本来投资的。想想这些,出了问题双手一摊,良心能过得去吗?当然,这行业也不都是多么道德高尚的人,但能挺,还是要挺住,保障投资人的利益绝对是首要的。

过去半年,随着余额宝的火爆,银行小额存款大搬家。大家伙突然发现,原来小额无风险收益还可以这么高,于是乎大家都夸奖余额宝促进了中国利率市场化。余额宝如此,难道信托不是如此吗?最近的107号文,开篇就对影子银行做了一个肯定性基调的评价。富人投资,发现原来大额资金也可以在相对其他投资更安全的情况下获得一个更高的收益。

据行业前辈说,十年前集合信托刚面世时,投资者都在疯狂抢,真的是拿着麻袋装现金去信托公司抢购。即使是在三四年前,也是投资者抢购信托产品。但这两年呢,从业人员明显感受到募集资金的难度越来越大。这说明,市场在调节资金的流动,投资者也在做出自己的理性决策,和所谓刚性兑付木有关系。所谓刚性兑付,背后也是有风险的,信托产品的价格,本来就包含市场对刚性兑付风险的一个市场定价,这个不是那家信托公司能够决定的,更不是所谓刚性兑付规则所能够决定的。

现在市场上有种不好的舆论倾向,仿佛一有信托项目出现风险,这个项目就必须挂掉,就必须违约,投资者就必须遭受损失,信托公司必须受到处罚。仿佛只有如此,市场才能接受教训,形成定价,完成利率市场化。可是,风险就是风险,出了风险并不意味着终结,风险处置本是项目运营过程中正常的一环,否则产品说明书也不用提示风险了。这时,考察的就是信托公司的产品设计和应对能力了。一旦出现风险,无论是预期之内的,还是预期之外的,受托人都应该全力以赴处理,尽最大化维护投资人利益。其中工作,包括各个方面,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这次中诚信托事件就是一次绝佳的展示。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利率市场化的进一步深入,是在整个金融市场所有参与主体的博弈下完成的,不单单是信托行业一家之事,信托产品对利率市场化本身是推动的,并非阻碍。把信托违约,当作利率市场化的决定且唯一条件,实在是信托业无法承受之重。

金融之所以要监管,盖因为其外部性非常大,牵一发而动全身。很多人说,要打破刚性兑付,促进利率市场化。可如果真出现这种违约情况,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凭什么要然某个产品的投资者在可以获得保障的情况下平白无故的接受巨额的损失?

现在信托资产规模超过十万亿,主动管理的大概有一半。一旦某个信托产品,如中诚信托最近遭遇的30亿超级体量的产品违约,给整个信托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有多大?如果违约,很可能导致和十万亿信托融资相关企业的融资成本飙涨,引发企业后续融资困难,继而引发信托行业大面积违约。如果信托行业大面积违约,银行能够独善其身?其他金融机构能够独善其身?

2013年6月钱荒,隔夜拆借成本飙涨到近30%,股市一天狂泻上百点,银行理财年化收益率超过10个百分点,如此恐怖的景象(普通居民可能觉得是短期提高收益的良机,但金融从业者看到的可是崩溃),其起源也就只是光大银行60亿同业违约一天而已。由此观之,说违约很轻松,但外部性太大了,真出现了金融危机,哪个人能不受波及?去年6月钱荒之后,已经有许多人批评央行这种在需要熨平市场波动时反而主动加剧波动的做法。同理,在今天的市场,非主动去吹风放火,意义何在?居心何在?受益的,恐怕是那些能做空的更大的资本市场野蛮人吧,和绝大多数投资者毛点好处都没有。

所以,无论是从信托行业职业伦理,还是从金融市场安全角度,应坚决反对所谓为了打破刚性兑付而故意让个别信托项目无法兑付,反对为了所谓利率市场化而损害投资人利益。保持兑付不破金身,其根本在于对项目的挑选和把控,在于从业人员的职业伦理和职业素质。涉及到人,就很难保障。或许有一天,有信托公司,有信托经理,会为自己的不谨慎付出惨重的代价。但是,如果有一分希望能保护投资者的财产利益,那从业人员就要尽一百分的努力保障兑付。

我们都是市场的一份子。

【doknow的回答(11人赞同)】:

谢谢邀请。

首先,我们肯定不是成熟的市场。我们才发展市场多少年?问题肯定要一步步来解决嘛。

其次,这次中诚信托的事情,大家都盯着在。如果必须刚性兑付,以后经营方自然就会更加小心——ZF也是给你们教训。既然必须刚性兑付,而且投资者基本对风险没有什么概念,那么今后就别盲目冒险了!

存在就是合理的。正常?成熟?不能只针对投资者或者只针对经营者或者只针对监管者,应该是参与各方都在进步,才可能走入正常,走入成熟!

不信?货币基金那么简单的玩意,银行、基金玩了这么多年,没有一个余额宝横空出世,无数的人都不知道。不骗人,一个52岁的老支行行长,竟然不知道有货币基金,在没有使用余额宝之前!OMG,这个金融知识基础的客户群体,不搞刚性支付,他们不闹事才怪。指望告诉他们风险他们就知道风险会谨慎?不会!他们只会去静坐。而且,我们穷了太多年,只想赚钱。当然,被风险教育一次,只要一次就足够了。那么多有钱人迷信外资行,为啥近两年少了?08、09年被“购买便宜股票的投资计划”被外资行骗掉了几千万上亿的资金。因为那是一个对赌协议,基本是被骗的。雷曼那么大的事情一波动,迅速吃掉“理财资金”还倒欠银行的钱。


-----------------------------停止对缺乏风险意识的客户吐槽的分割线 ------------------

ZF肯定会逐步放开自己的手,但目前不是“各方面都绷得很紧”,这个时候可不能添乱子。回归自然规律?私人银行的客群你们去看看就知道,四大行的客群和股份制银行的客群完全不同。私人老板喜欢股份行,体制内喜欢四大行。为什么?四大行可以“打招呼解决问题”!这就是违背“成熟市场规律”,违背商业社会游戏规则的现状。

潜规则在市场成熟过程中自然逐步消除,不要着急,顺其自然吧。何况我们回头看十年,十年前我们着急的事情,是不是变化得很快?我们的进步还是很快的,稍微耐心一点,规范化离我们不远了。因为大家发现不规范,整个社会的运营成本最高,大家都不合算!当大家都为自己利益最大化算账,做事情首先想到不是找关系,那就是这类潜规则消失的那一天。

【可可的回答(3人赞同)】:

刚性兑付对信托公司是个难以回避的话题,也是个系统性的难题。首先,刚性兑付违反信托的法律属性,这也是监管机构只能将其作为潜规则。所以,长远看刚性兑付的存在必将歪曲人们对信托的理解,妨碍信托行业的健康发展。其次,刚性兑付误导投资者。上面多位提到大妈购买的问题,现实中肯定存在,但相关规定的合格投资者应该是指有风险识别和承受能力的“小土豪”(个人理解)。但不排除有的信托公司、第三方机构用伞型或其他方式违规销售给大妈。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信托是无风险的类存款的投资产品,其实不然。再者,刚性兑付能持续多久。看看集合信托规模和信托公司的自有资金规模对比,大家都明白,很多刚性兑付实际来自借新还旧,所以有人来问庞氏骗局的问题。最后,刚性兑付可以是信托公司担任社会责任的一种选择,但不应为将其作为一种强制义务,要知道收益和义务不匹配时,义务只能被转稼。个人觉得,信托公司这几年光景不错,所以解决刚性兑付的时间被迟延了,但经济下滑房地产市场变化在即,这个问题也是要马上面对的。明年或者下半年来看看这个问题,可能更清晰。
监管态度是希望维持刚性兑付的,但监管力度与市场规律终究难以较量。事实上,监管和行业从明确受托责任标准和内容角度来维护投资者的利益是更明智和更有效的,更有长期作用的。可惜是十来年未见建树,也许最终还是要依靠法院的判例和司法解释。

【冷炎的回答(8人赞同)】:

谢邀。
怎么说呢,一个成熟的信托市场肯定是不应该有刚性兑付这种说法的,我也相信所有的信托从业者都不愿意刚兑,问题是中国的信托市场很不成熟,不刚兑的话,可能很多投资者就不买了,或者买了之后要闹了,只能饮鸩止渴。
时机的话,还是要看市场的培育程度。当市场真正明白信托的意义是“管理财产”而非投资赚钱,当购买信托的主力是理性投资者而非“中国大妈”时,特别是,当正向信托而非反向信托成为市场主流时,我认为,时机就到了。

【匿名用户的回答(6人赞同)】:

没人喜欢刚性兑付。
所有人都希望马上打破刚性兑付。
但没人希望打破刚性对付的第一单落到自己头上。

【卢磊的回答(12人赞同)】:

谢邀,我觉得 @许先杰 说的一点我很赞同:“当正向信托而非反向信托成为市场主流时,我认为,时机就到了。”现在的信托是以融资方需要钱,信托公司再去向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的,这实际上委托人是融资企业,支付信托报酬的也是融资企业,那么信托公司必然的是对融资企业负责,对于信托产品的购买者所尽到的义务其实并非信托公司的主力方向,在这个大环境下,如果完全强调市场规律,风险自担,信托公司究竟会有多在乎保证兑付,真的不敢有多大信心。

而同时我相信诸位信托经理在发行信托产品时,究竟是有多少大妈买这点上,一定深有感触,甚至有些大妈买了信托产品后,时不时的就会来信托公司看一看,问问前台某某信托经理没有卷款逃走吧(这是我碰到的真事不是开玩笑!),这样的投资者,你跟她说风险自担她当时能同意,万一真是出了风险,她能在你公司门口闹半年。多几个人去电视台或者监管部门,信托公司估计半条命就去了。政府门口本来就是天天有人上访静坐搞得焦头烂额,要维稳,要再来这么几出,中国的信托究竟会不会就此转成负面形象都很难说。所以刚性兑付在这种程度上来说,保护了投资者,也让信托公司在审查项目的时候,心有谨慎,并且在这种刚性兑付下,买信托稳赚不赔的理念也使得信托业野蛮生长,但是这毕竟是不符合市场规律的,哪里有稳赚不赔还收益率这么高的好事。现在逐渐出台的各项规定,也是在逐渐引导信托业的转型和规范,循序渐进的把到处伸手的信托修剪成符合信托本意的行业。

所以我觉得信托回归本源,从一个融资平台,一个通道,一个为融资企业融资为主的金融机构变成一个真正的以信任为基础,及财富管理为基础,代人理财的金融机构,那个时候,刚性兑付才真的能成为历史。

【袁路的回答(7人赞同)】:

谢邀
所谓的刚性兑付一定会被打破,这是宏观的判断;但是什么时候破谁也不知道,至少我不敢预测,这是微观的判断。
同意 @南区熊猫 的说法,刚性兑付在之前其实就是一个理性的经济决策行为。很简单,信托公司觉得保证兑付的名声能让自己再挣2个亿,那么他绝不会介意拿出1个亿来为之前的风险事件兜底。当然中间也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自身实力、监管层意见等等促成了这一现象。之前信托的盘子小,又处在迅速发展期,就算偶有风险事件自己也就吃下来了,无非是多挣少挣点而已,并不伤筋动骨。但是,现在像中诚30亿这样的风险事件,那就不是信托公司愿不愿意保兑付,而是有没有能力保下来的问题了。信托发展到现在过10万亿这样的规模,可以预见后面这样的风险事件出现的几率越来越大,规模也会越来越高,出现无法保证兑付的情况几乎是定局。只不过,具体会在什么时候破,或者说什么时候破比较好,既有几率的问题,也有其他各种原因,不敢妄自猜测。

其实抽象看这个问题就很简单,假如真有这么一个东西,收益比无风险收益如国债高,风险程度和国债一样低,而且永远这样不变,可能么?

话说回来,刚性兑付被打破也没那么可怕,至少就目前来说,无法保证实现预期收益和真正的本金亏损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而在我看来信托还远没到无法保证本金收回的地步。再者,就算投资者都是大妈,能拿出一百万买信托的大妈,沟通起来应该也比抢黄金的大妈要容易上一点点吧。

【黄受才的回答(8人赞同)】:

1.刚性兑付就是信托产品到期后,信托公司当信托计划出现不能如期兑付或兑付困难时,信托公司需要兜底。其实这实际上是一种行业潜规则,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必须要刚性兑付。
2.我国的信托业其实是乱象丛生的,畸形发展,就是发展的四不像,除了肥大臃肿之外,监管也是不到位的。有些信托连真实的投资项目都没有,就匆匆上马,还有些信托就是银信合作、房地产信托。
3.我国投资者都是跟风者,人傻钱多,投向信托(当然也不止于信托),喜欢异想天开,只追求高收益,往往就不想承担一丝风险。被骗了,损失了就嗷嗷嗷叫,一点都无契约精神。市场经济就是信用经济,无信用可言的市场就不好玩了。

说了以上三点。
现在来探讨下题主的问题。
这是个潜规则,但无所谓打破不打破,因为之前市场发展,可能没有出现类似规模的信托违约,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会更多,这种潜规则本身类似于霸王条款,没有什么法律或者契约去明文规定。
投资有风险,收益越高,风险越高。高收益的背后是高风险,既然信托作为一项投资方式,就存在风险,投资者投资亏损了,凭什么要人家来兜底,前提是人家什么都没有做错。法律也没有规定人家要兜底,至于潜规则大多是从道义的角度考虑。于法可以不兜底,于情可以兜底。
刚性兑付这对市场的发展短期来说是鼓励投资者的,最起码类似于保本嘛。但长期来说就是一个灾难,这是对市场规则的挑战,甚至是阻碍,因为这对信托行业不利。谁他妈的投资就一定赚钱啊,你赚不到钱亏本就要人家偿付本钱,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是你投资者傻还是人家傻?你看股票,你去看基金,绿油油的时候,他们不是照样亏本?
只是这次信托规模高达30个亿,影响太大,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违约,打破刚性兑付,会从信托业蔓延到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行业。(此次有工行的影子)而目前央行最大的担忧就是系统风险。

现在不是个好时机,但是现在对投资者是一个教育和警醒,对信托业从业人员是个教训和警示。信托业的美好时光快要过去,弱肉强食肉搏战即将开展。最起码信托业会更加专业,会严抓风控。

至于什么时候是好时机,没有具体时间表,估计等明后年房地产信托或者矿山之类的信托出现违约且规模在10亿以下才会出现。这次只是个导火索。

【陈珂珂的回答(1人赞同)】:

打破是非常有必要的,只有打破信托行业的刚性兑付才能使得信托行业健康发展,现在正是由于刚性兑付的存在给投资者带来的总是貌似必须保本保息的,一旦发生了兑付危机就开始聚众要钱,信托开始的设置针对能够承担的其风险的高净值投资者,但现在信托市场一片混乱,看着高收益就下手,明知有风险最后却又不愿意承担,这是病态的市场,得治!

【陈大壮的回答(2人赞同)】:

如果按照南区熊猫的说法,刚性兑付到最后是信托公司自己的经济决策,信托公司自己出的钱,那自然无可厚非,保护了消费者也保护了信托公司自身的名誉。面对这些投资者两手一摊说没钱了当然不是负责任的态度。
所以我觉得问题的关键是:万一项目失败,钱从哪里来?如果按照之前流传的一个版本,山西政府兜底一半,工行和中诚各兜四分之一,政府进来掺和一脚,那就很荒谬了,而这才是刚性兑付给金融资产风险定价带来扭曲的根源。目前看来山西政府可能也没掏钱,具体钱从哪里出的还不知道。所以最后应该怎么看待这一事件也还不好说。说到底,刚性兑付带来的道德风险也是只有当权利与义务不匹配,收益与风险不匹配时才会产生。如果中诚信托有手段通过市场的方式把钱付出来,那也没什么问题。

Tags:中国工商银行   信托   中诚信托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